第五章 驱邪!



    看到刘老三直接被一具尸体吓昏了,“吕布”不屑的吐了口口水,“怂货,连个死人都怕。”
   “吕布”不知道的是刘老三心中有鬼,当刘老三看到刘夫人的无头尸体之时,虽然这具尸体没有了头颅。
   但是刘夫人的那两个大白面馒头刘老三还是很熟悉的,那两个巨大的白面馒头刘老三都不知道啃了多少回。
   在刘夫人这个寡妇改嫁给刘备之前,刘老三就用陪睡一次一顿饱饭的价格包养了那个死了老公没有经济来源的寡妇。
   两人的关系一直维持到了刘备下聘礼,娶了刘夫人过门以后才结束,这一大早的刘老三就看见刘夫人的尸体。
   再听到刘备说她是贱人以后,刘老三本能的认为自己以前和刘夫人的奸情败露了。
   愤怒的刘备要找自己算账,没有当场被吓死都算刘老三胆量大了。
   本来打算让邻居刘老三给自己准备干粮的“吕布”看到昏倒在地的怂人,知道这个家伙是指望不上了。
   归心似箭的“吕布”也不耽搁,把刘夫人的尸体朝刘老三这里一扔,直接向着老村长住的地方走去。
   当“吕布”敲开老村长的大门以后,老村长终于知道刘备哪里不对劲了。看着在自己面前没有一点礼貌。
   大呼小叫的让自己给他准备干粮,准备盘缠并且口口声声的说自己不是刘备,自己是飞将军吕布的刘备。
   老村长终于明白了,原来刘备还是那个刘备,还是从前的那个少年,没有一点点改变。
   只不过他中邪了,看这样子,中邪还中的不轻。
   对于中邪之人,老村长并不是没有办法,故老相传,只需将污秽之物泼在中邪之人的身上。
   让邪物失去作恶的能力,再用大棒子使劲敲打中邪之人的头颅,就能将邪物从中邪之人的身体中驱除出去。
   老村长虽然知道驱邪的方法,只是一想到刘备的战力,老村长就感觉到头疼,以刘备的武力。
   就是全村的精壮全部加到一起,也无法制得住刘备。
   老村长一边让村里的村妇烧火做饭,美酒美食的稳住自称自己是吕布的刘备,另一边召集了全村的老者聚集在一起想制住刘备的方法。
   在老村长的号召下,众长者群策群力,纷纷出谋划策。
   长者刘智首先开口:
   “我家里还有一些砒霜,一会儿掺到刘备那娃儿的酒中,保证他一命呜呼,早登极乐。”
   有了智叟的抛砖引玉,其他长者纷纷开口:
   “咱们村别的不多,猎户却不少,一会儿让猎户们在刘备出村的必经之路上多挖陷阱。
   在陷阱里面插上削尖的竹木,他娃儿能躲的过一个陷阱,还不信他能躲过所有陷阱。”
   。。。。。。
   村中长者出的主意不少,但是全部都是能要了刘备小命的馊主意。
   老村长看着被智叟带歪节奏的这些长者,气的顿了顿手中的拐杖:
   “一群混账东西,刘备娃儿是杀了你们的爹了,还是强了你们的媳妇了,有没有那么大的仇?
   看看你们一个一个都出的什么主意?我只是想给刘备娃儿驱邪而已,又不是想要他的命。”
   说完以后看了看一直没有说话的刘愚,开口询问道:
   “愚叟,你一直没有说话,说说你有什么主意吧?”
   听到老村长的询问,愚叟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笑呵呵的说道:
   “智叟的主意不错,我还是很认同的,只不过智叟的心有点黑了,刘备不就是小时候饿急了偷吃过你家大米吗。
   你至于记恨这么长时间,别的不说,上次刘备打死的野猪,就你家分肉分的最多吧。
   下药还是下药,但是不能下毒,我手里还有点迷药,一会儿下到刘备的酒里。莫说他是邪祟附体。
   他就是天神下凡,喝了我的迷药,我保证他也会人事不省。”
   对于愚叟的话,众长者没有一个不相信的,他们这么信任愚叟的药,是因为愚叟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名人。
   愚叟年轻的时候跟着南方来的商贾做了几年贩卖大象的生意,碰到脾气暴躁的大象。
   那些商人就会给大象下迷药,能够迷倒大象的迷药,迷一个邪祟附体的武者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毫无防备的“吕布”完全想不到这些淳朴的村民会对付自己,再加上“吕布”的性格是贪杯如命。
   虽然村民自酿的水酒味道寡淡,但是“吕布”也不嫌弃,酒到杯干,不大工夫就中了村民的算计。
   一头栽倒在酒桌之上。
   老村长深知刘备的战力不俗,普通的麻绳是无法捆的住这个一身蛮力的家伙。趁着刘备被迷药迷倒的时候。
   收集了全村的铁链,将刘备捆了个严严实实。保险起见,在铁链的外围又里三层外三层如同包粽子一样。
   捆满了猎户捕捉大型猎物时专用的,用桐油浸泡过的麻绳。
   直到再三确认,刘备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的时候,才把刘备浸泡到了村后的粪坑之中。
   仅仅把刘备的脑袋露在了外面,愚叟的迷药虽然威力巨大,但是解法也相当简单。
   只需凉水泼面,就能让人立刻清醒过来。
   “吕布”清醒过来以后,先是一股扑鼻的恶臭袭来,低头一看,顿时怒气冲天:
   “你等乡野贱民,竟敢如此羞辱与我,我要杀光你们,我要屠村!”
   看着在粪坑里面还在发狠的刘备,老村长老神在在的嘲笑道:
   “你要屠村,来,来,来,你先有本事上来再说。”
   “吕布”双肩一晃就要使力挣扎开绑缚自己的绳索,突然,“吕布”的脸色变得煞白。
   脸上的狠意也消失不见,一脸的恐慌之色:
   “你,你们对我做了什么?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吕布”十分害怕,作为一个猛将。
   吕布不怕死,吕布害怕的是自己一身的武力突兀的消失了,无论吕布怎么用力,身体中却一点力量都提不起来。
   吕布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自己好像成了一个废人一样。
   看着刘备恐慌的样子,老村长笑了笑:
   “不做什么,娃儿,你忍着点疼,我们要驱邪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