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堕仙成魔夜无殇


    再看前方十丈远处,立着一个人,唐罡看到此人一袭黑衣裹身,长发飘散,正看着这边。
    “你…你…怎么还不动手,叫你来是除妖,不是捞闲话的。”此时躲在桌子底下的郝仁吼道。
    然而,没人理会他。
    宋明颜此时感觉胃里还是翻江倒海,但是毕竟也学过道术,见过的恶心场面也不在少数,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微皱眉头,拂拂胸口,悄声问了一句:“师兄,你看”
    “哈哈,这个小娘子,生的还不错嘛,合本尊胃口,小道士,把她给我,本尊可以考虑放过你们这些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些东西又是什么?镇上丢失的男丁,是你干的?”唐罡已经摆好架势,准备迎战。
    “大哥,你行行好,我是无辜的啊,这么多的怪物,我不想死啊,快逃啊。”唐罡脑海里想起张天安瑟瑟发抖的声音。
    “你闭嘴。”堂本唐罡此刻需要专心,需要好好想想对策,不料张天安出来捣乱,又听到他这么说,顿时心里别提多生气了。
    所以在张天安说出第一句话后,唐罡就怒怼了回去。
    任凭张天安再怎么喊,他都不理会。
    清风拂过,空气中的血腥味又浓了几分。
    “别那么多废话,打啊。”身后又传来一声怒吼,不用说,自然是郝仁的声音了。
    但是此时此刻,谁还有心思去理会他,就算他是个官,也控制不了现在的场面。
    “本尊的名讳还不是你们几个娃娃有资格知道的,后面那个蝼蚁,叽叽喳喳,实在是太吵了。”
    黑衣男子一挥手,唐罡就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朝他们快速袭来,本能的,推开身边的宋明颜。
    自己也退到一边,只是他并未想到身后还有一群衙役,等到反应过来,就听到桌子被击裂的声音和几声惨绝人寰的叫声。
    他们已然死了,身体横七竖八的躺着。
    “啊,终于安静了。”黑衣男子长吁一口气,优雅的整理一下衣袖说。
    “本尊到这里,只是为了拿回本尊和本尊的部下应该拥有的东西和待遇,应他人所托,不对你们动手,你们……太弱了,走吧,这个镇子,本尊收了。”黑衣男子略带嘲笑地说。
    “好大的口气啊,不试试怎么知道?”
    唐罡提起手中的桃木剑,嘴里念着咒语,一张黄色符咒出现在桃木剑上,随后剑指黑衣男子,一道金光快速飞向黑衣男子。
    那人也无动作,在金光即将打中他时,居然自行消散了。
    唐罡大惊,这是师父教给他的法术里面,他最熟练最厉害的,这样都伤害不了他?
    “太弱了,真是太弱了。”黑衣男子边说边一步一步的走向唐罡和宋明颜。
    近些,可以看清楚他的面容了:有些发黑的脸,上镶嵌着柳叶细眉,丹凤眼,高挺的鼻子,如果不是刚刚杀人了,见到他的人都会以为他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
    “可恶,师妹,躲远点。”唐罡推开身边的宋明颜,提剑冲向黑衣男子。
    符咒无用,只能实战了。
    宋明颜满脸担忧之色,大喊一声。“师兄,小心啊。”
    唐罡对着黑衣男子正面一劈,一道金色光芒像一把刀一样砍向他,黑衣男子微微一侧身,从右侧险险的划过。
    唐罡又一横扫,黑衣男子居然未躲,金光从腰部穿透。
    唐罡抬头看他,只见黑衣男子嘴角挂了一抹微笑,像是在嘲笑他学艺不精。
    唐罡突然感觉周边有所异动,心里一慌,是那些东西动了。
    他深知宋明颜道行浅薄,这么多的东西她一个人肯定对付不了的,便回头大喊:“颜儿,快走,去找师父他老人家。”
    看着那些怪物慢慢向她蠕动,宋明颜长吸一口气。
    眼神坚定的对着唐罡说:“师兄,我不能丢下你,你对付那个人,其他的的交给我。”
    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啪一声甩在地上。
    噬魂鞭,清风给宋明颜防身用的武器,本是风神殿至宝,乃龙尾所铸,可惜为了不伤及无辜,清风封了大半法力。
    再加上宋明颜从来不专心练习,也不好好学习道术,只知道跟着唐罡捣蛋。
    唐罡此时并没有机会再和宋明颜对话了。
    因为他面前的黑衣男子已经发起了攻击,他只能迎战。
    不到一个回合,唐罡已经败下阵来,嘴角挂着血,捂着腹部,衣服背后和腿部被剐蹭伤了。
    再看宋明颜这边,那些移动的怪物,一个接一个往她身边来。
    宋明颜噬魂鞭一扫,在最前面的就被打倒。
    宋明颜起初并未注意,后来她偶然注意到,被她打死的“人”,居然化作一缕黑气飘向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在把唐罡扔出去数十米后,看了一眼正在战斗的宋明颜。
    嘴角扔然挂着笑容,只不过有些阴险和冷清。
    伸出手,化拳为掌,冲司宋明颜打了一掌。
    唐罡看到后大大惊失色,喊一声:“颜儿,小心背后。”
    可是为时已晚,一道黑手印重重的拍在宋明颜修背后,将她打出去数米。
    一个东西从宋明颜怀中飞了出来,掉在了地上,是一个簪子,桃木簪。
    “小娘子,原来本尊觉得你挺可爱的,但是本尊不喜欢杀气太重的女孩子哦。”
    黑衣男子玩味的看着宋明颜,说完后,慢慢走向宋明颜。
    宋明颜躺在地上觉得浑身难受疼痛,从小到大,自己就没这么狼狈过,师兄和师父都舍不得打她。
    “你别过来,师哥救命啊。”宋明颜没骨气的喊了一句。
    唐罡自然想冲过去,只是他刚刚起身,就被那群无头无臂四肢不全的东西围住了,脱不开身。
    “记住,下辈子,如果有幸再见到本尊,千万不要在本尊面前动手哦。”
    男子说完手中虚空出现了一把银光色的剑,剑身周边黑丝围绕着。
    此剑一出,周边的空气又明显冷了几分。
    “璃凤剑,千万年不曾开荤了。那么,小娘子,你很光荣成为它重见天日后的第一道美餐。”说完就要劈下去。
    可能,奇迹只会在无路可走时出现吧。
    就在宋明颜认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突然传出另一个人的声音,是个男声。
    “本座记得,擎天妖王已经很久没出过妖界了吧,被封印此处千万年,倒是长了些脾气。”
    黑衣男子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收起长剑,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一个男子双手背后,正走向他们这边:“谁?竟然知道本尊的身份?”
    “我不仅知道你是妖王,我还知道你叫血魂,还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我也知道,你不敢真的这样干,因为母神立下的规矩,无人敢破,也无人能破,违背了母神的意愿,后果你承担不起。”
    神秘男子一字一句的说,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好像并未注意到这样的场景一样。
    “呵,狂妄,现在母神已经不在了,一个灰飞烟灭的人,这个规矩谁说破不得?”血魂轻笑一声。
    “放你出来的那一位。”紫衣男子此刻已经和血魂面对面了,眼神凶狠的盯着血魂。
    血魂微微一愣,又一声轻笑道:“是她让你来的?你又是她什么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紫衣男子睨了一眼血魂,轻飘飘的吐出三个字:“夜无殇。”
    “夜无殇?哈哈哈哈哈。”血魂仰天大笑,“真有意思,堂堂天族太子,竟有如此浓重的魔气,堕仙成魔,夜无殇,这几万年你是发生了什么?”血魂着实很好奇这个问题。
    血魂未等夜无殇回答,拍了拍手掌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本尊也就不多留了,正好我的兄弟们都想回家了,本尊带他们归家了。”
    说完化作黑气消失了,紧接着纠缠着唐罡的“人”也都停止了攻击,一个个倒在地上,不动了。
    血魂乃是思延的母亲,母神亲手封印。
    封印之前也不过半妖神修为,时隔千万年,法力早已不如当初,自知力量无法与夜无殇抗衡,只能咬牙切齿的溜之大吉。
    “本座让你走了吗?”只听夜无殇自言自语,手腕轻抬,一道无形的光飞了出去。
    硬生生的把血魂绑了回来,像个死狗一样丢在地上,砸成重伤。
    血魂恨恨的抬眸看向夜无殇,“夜无殇,妖魔自古一家,你想如何?”
    哼………
    如何?
    夜无殇勾了勾唇角。
    自然是想颠覆这天。
    这天会变,怎么变,他说了算。
    “记住,她………”夜无殇手指宋明颜,“是你动不得的女人,否则,死………”
    血魂:“……………”
    夜无殇绑他回来就为了说一句话?
    血魂身上的束缚散去,下一秒化为尘烟消失。
    夜无殇不再阻止,他想颠覆这天,还得妖族做依靠。
    看着那些怪物都不再动弹,唐罡起身跑过去扶起还在喊痛的宋明颜。
    而夜无殇则走向了那支被遗落在地上的桃木簪,木簪上浓郁的法力,像是主人的法器。
    归来之时,他便让人查清楚了思延和卿画的事。
    这簪子,是大婚那天,思延送给卿画的。
    夜无殇弯腰捡起桃木簪,目光死死的盯着手中的东西,有些黯然伤神。
    他这一生,无论做何为,都只为了一个人。
    即使这天变了,她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因为他愿意给。
    唐罡二人互相搀扶着走到夜无殇面前,唐罡道:“多谢这位公子救命之恩。”
    “是啊,多谢你了,要不然今天,我和师兄凶多吉少。”宋明颜也附和着说了一句。
    “唉……果然靠不住啊,本少爷先闭目养神一会儿,刚刚真是替你捏了一把汗。”
    张天安突兀的冒出一句话后就不管唐罡的答复,再也没有出声了。
    “思延?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夜无殇看清唐罡的面貌后,诧异的说,本能的唤出思延的名字。
    “啊?”唐罡一脸懵,思什么来着?他没听清啊!
    头晕目眩的,差点就让那个怪物打死了。
    夜无殇看唐罡一头雾水,加之他身上并没有凤凰气息,想来要么是长得相像之人,要么就是那只九首凤凰渡劫的转世。
    可惜了,他与画儿绑定了生死契约,他动思延不得,否则画儿也会死。
    所以夜无殇连忙改口:“抱歉,刚才初见公子,与我一位逝去的故人很是相像,一时思念认错了人。”
    唐罡点点头,表示他不介意。
    夜无殇捏着簪子,将簪子递到宋明颜面前说:“姑娘,这簪子可是你的?”
    他说的很小心翼翼,生怕被误会什么,这个误会,和刚刚的误会明显不一样。
    “嗯,是我的,谢谢啊。”宋明颜接过夜无殇手中的簪子,微笑着回答。
    此时,宋明颜才看清楚他的面貌,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鼻若胆悬,不笑的时候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漠无情。
    一身奢华到极致的紫色长袍,整个人气质超凡脱俗,恐怕凡尘再无一人如同他一般美丽了吧。
    现在是半夜,看不太清他的脸,若是在白天,这人该是怎样的惊为天人。
    宋明颜自己也不知怎么的,这个人………好像很熟悉又很陌生。
    “不知两位怎么惹到刚刚那位了?”夜无殇双手背后,微笑着问了一句。
    夜无殇自然看到了宋明颜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也不恼怒,不惊喜。
    毕竟这样的事,别说在这里,在哪里都是这样,在未出事之前,他是第一美男子,名号远超思延。
    可惜了………
    到底是他离开的时间太久了,居然让思延抢走了卿画。
    “不是我们惹他,而是他伤害这些无辜的人在先,而且还掳走了好多壮年男丁和幼童呢。”唐罡边说边指了指已经死去的衙役和郝仁,宋明颜在一旁也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都没有察觉到夜无殇对唐罡的敌意,来自骨子里的憎恨。
    “他是你们惹不起的人,二位还是早早离开吧,此处他是势在必得,这里原本就是属于他的,只不过现在他来,不是为了要夺回来,而是要为当年的事复仇。”夜无殇神色淡淡,他倒是无所谓,该畏惧的人,是血魂。
    “我不管他是什么妖魔鬼怪,只要伤害无辜,就是我唐罡的敌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