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偷渡者

小说:梦境黎明 作者:V哲
    海面被蒙上了黑夜的丝绸,帆船借助着微风缓缓向南方漂泊着。(热门小说排行榜,看看小说网 KkxsW。Cn)

    “今天可真是累够了,德拉诺,我看到船舱后方有一个小屋子,好像是船长室,去帮我们看一下吧。我去船舱清点一下粮食储备,让娜你留在甲板上等着。”

    维基莉可说着跟德拉诺走向了甲板的后方,德拉诺沿着楼梯走到了船长室的门口。

    “小心一点,这艘船还有很多东西没被发现,这也许是艘幽灵船也说不定!”维基莉可故意逗德拉诺说道,她打开了木门进入了船舱。

    “我看看,西红柿今天用了三个,柠檬就用了一个,水还有很多,肉干……”当目光转到那个装着肉干的桶上时,维基莉可明显感到有些不对劲,原来满满当当的肉干似乎少了很多。

    “哎?我们今天有吃这么多吗?”维基莉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清楚的记得让娜总共就拿了三块肉干,就这样也能顶个一两顿饭了。

    她赶紧转头走向厨房的吊炉旁,那炉子里的肉汤竟然也只剩下原本的三分之一了。

    “该死,我们喝掉了一半,剩下的应该还够留作明天的早饭啊!”她逐渐集中了注意力。

    木桶没有被破坏,首先可以排除蠕虫偷吃的可能;其次是德拉诺,按照他的德行,就算是没吃饱也会吵着叫让娜再多盛一些,没必要一声不吭悄悄跑到厨房来吃独食;让娜从上船开始就不怎么舒服,一直没什么胃口,更何况从吃饭开始三个人都在甲板上忙活。

    “以此看来只有一个可能……”维基莉可盯着锅边留下的手印,盖上了锅盖回到甲板上。

    “维琪!你看我发现了什么!”德拉诺说着从船长室里推出了一个木箱,里面装满了圆滚滚的炮弹。

    “现在没空陪你玩考古了,我们遇到‘老鼠’了。”维基莉可仔细观察着甲板上的每一个角落,对德拉诺说道。

    “老鼠?该死,那玩意儿一时半会儿可抓不完!”德拉诺想到了那种拖着长尾、浑身脏兮兮的啮齿类动物,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只是个比喻!船上藏了个偷渡者!”维基莉可说着掀开了甲板上的格子盖,里面依旧是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锈得不成样子的兵器。

    “我发现船舱的粮食变少了,厨房吊炉里的肉汤也少了一大半。”维基莉可说着走到了让娜身边。

    “让娜,你能闻见甲板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吗?”

    “抱歉,维琪小姐,海水的味道太浓了,除了腥臭味我什么也闻不见。”让娜摇摇头沮丧地说道。

    “我想一个偷渡者也不会光明正大地在甲板藏身,我们爬到船舱底部,德拉诺,你去守好厨房和船舱,保证不要再让食物‘蒸发掉’。”说着,维基莉可提起长矛,带着让娜走到了船舱底部。

    底部的船舱是最靠近海水的部分,虽然密封设施依然牢固,但也难免会弥漫着潮湿的空气,显然在这里让娜的嗅觉也派不上用场,但维基莉可有一双在黑暗中也依然敏锐的双眼。

    船舱底部是最有可能容纳偷渡者的地方,虽然潮湿了一些,但这里就处于厨房吊炉的底部,炉火的温热能够隔着砖块传到这附近。而且四周阴暗无光不容易被看清,换做是维基莉可她也愿意躲在这里,毕竟还可以趁着船员不注意悄悄爬到楼上美餐一顿。

    “不管你自认为是何方神圣,劝你还是赶快出来吧!”维基莉可朝着黑暗的舱底喊道,四周依然一片死寂,无人应答。

    “听着,我们还有不到十五海里就要靠岸了,就算在这里把船炸开个窟窿我们也照样能靠着副艇划到岸边,但至于你是被炸死、烧死、还是被海水淹死,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着,维基莉可用长矛刺中身边一个火药桶,将它放倒在底舱,一脚把火药桶踢到了黑暗深处。她抬起靴子划燃一根火柴,弯下腰就准备点燃散落在地上的火药。

    “你疯了吗!给老子住手!”

    一个声音从暗处传了过来。维基莉可一眼就盯住了那个人影,他大概有四尺高,分明是个小孩子,却有着粗壮的身躯,喊起声来也像是雄厚的中年男人的嗓音。

    “哇哦,悄悄我们发现了什么?一只大老鼠!”维基莉可盯着那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人影,发出了诡异的笑声。

    “识相的话我劝你还是自己慢慢走过来吧,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维基莉可继续朝着人影喊道,可那人却像是聋了一般对于维基莉可的警告无动于衷。她只好挥起手臂,准备将火柴丢向那火药桶。

    “别!求你了!俺现在就过去行吗?真是个疯婆娘!”人影连忙阻止维基莉可的举动,他将双手抱在了头上,慢慢走到了被火光笼罩的区域。

    这人长着一张凶恶的面孔,四肢格外的粗壮,一脸的络腮胡几乎要占到身长的三分之一,整个人也就只有一米多一点,比那火药桶高不了多少。

    “什么玩意儿……侏儒?”维基莉可看着眼前矮小却强壮的形象差一点笑出声来。

    “闭上嘴吧!”那人吼叫着,从背后拔出一把短斧就向维基莉可劈来。

    让娜一个箭步冲向前来,一把夺去了他手中的武器,钳住那双粗壮的手给他扳到了背后。

    “我说过不要轻举妄动。”维基莉可对着那人嘲讽道,让娜扯过一条麻绳死死绑住了他的双手,推着他回到了甲板上。

    “德拉诺,不用费神了,我们收获了一只大老鼠!”维基莉可说着一巴掌拍在了那人光滑的脑门上。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德拉诺蹲下身来上下打量着这个还不到自己肚脐高的怪人。

    “谁知道,或许是侏儒吧?”维基莉可弯下腰来仔细观察着这个矮冬瓜。

    “侏儒,侏儒!你们全家人都是侏儒,满意了吧?老子是个矮人!”那家伙挣扎着朝众人喊道,他怒目圆睁、死死盯着维基莉可。

    “你个疯婆娘竟然骗俺,这方圆几百公里都看不到一座岛,怎么可能会靠岸?”

    “实不相瞒,就连那桶子里装着的是啥我都不知道,就算真的是火药也不清楚被泡坏多久了,可不这么做看来没办法逼你出来,还是认命吧!”

    维基莉可笑着说道,她似乎逐渐掌握了格罗丽那套骗人的把戏,就连他的口头禅都背得滚瓜烂熟。

    棕色的胡须、粗壮的四肢、一米出头的身高,再加上如此暴躁的性格,这家伙果真是个如假包换的矮人。

    全世界的传说故事都记载有这种奇怪的人形生物,他们喜怒无常,性格豪放而暴躁,在很多领域都有所成就,尤其在喝酒打仗这些方面他们更能被称为专家。

    “矮人?无论你是什么鬼东西,现在也就是个偷渡者,一个阶下囚罢了。”维基莉可盘腿坐在他面前说道。

    “闭嘴吧!疯婆娘,恭喜你终于抓住老子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吧!”那矮人依然理直气壮地吼叫着。

    “喂,冷静一点伙计,你是从什么时候跑到船上来的?”德拉诺轻轻踹了他一脚,这矮人身体无比结实,脚踢在他身上就像踢到了一块顽石一样。

    “啊,真是个热情的小子……俺是从那个破渔村里逃出来的,那些吸血鬼竟然还装模作样地学人类打渔,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恶心!要不是怕被他们吃掉,鬼才会愿意跑到这么个烂船上呢!”

    矮人朝着德拉诺脸上啐了一口,维基莉可渐渐失去了耐心,她双手抱住矮人宽阔的额头,咧开了猩红的血口。

    “谁说你现在就不会被吃掉了?”她诡异地笑着,用那双野兽般的赤色瞳孔死死盯住矮人的眼睛。

    “啊啊!!!你也是那些吸血鬼的一员!真该死!看在亚伯拉罕兄弟的份儿上,赶紧了结了俺这条老命吧!”矮人哭嚎着喊道。

    “等等,你说谁?”维基莉可收敛了笑容,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关你屁事!听好了,俺在弗拉克图可是认识人的,俺兄弟亚伯拉罕可是血族的大公!他是个仗义的弟兄,迟早有一天会为老子报仇的!”矮人龇牙咧嘴地朝维基莉可喊道。

    “噗……哈哈哈哈!”维基莉可实在憋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不行了,我简直要被你逗死了!”维基莉可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吞了口唾沫把笑意憋了回去。

    “见鬼了,你个疯婆娘到底还动不动手?”矮人被维基莉可吓得几乎要魂魄升天,他不想再受到更多的折磨了。

    “你睁大眼睛看清楚了,我和你说的那个大公,是不是有一丝神似?”

    矮人挑着眉头仔细盯着眼前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怪丫头,亚麻色的卷发、洁白如雪的皮肤、猩红如血的双眼,确实和亚伯拉罕有些相似!

    维基莉可从怀里掏出了父亲写的那封信,指着署名将信纸递到了矮人的面前。

    “你看看,这人是不是你所说的大公?”

    “亚伯……拉罕?爱你的父亲?你搞什么名堂?!”矮人的眼珠子在眼眶里疯狂地打转,他不明白眼前这个“疯婆娘”到底想表达什么。

    “还真是迟钝啊,你说的那个大公,全名是叫亚伯拉罕克洛泽对吧?我是他的女儿,维基莉可克洛泽!”维基莉可拍了拍矮人的肩膀。

    “维基莉可克洛泽!俺听大公提到过,你真的是他的女儿!?”矮人愣住了片刻,情绪逐渐失控,滚烫的泪珠夺眶而出。

    “公主!您一定要听俺解释啊!俺真的不容易,本来受到邀请,想去尼坎洛斯找亚伯拉罕兄弟打打牌的,没想到被南方那些刁民当做怪物给掳走了,还差点要被带到迦南去当做展览品,俺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矮人说着一头靠到了维基莉可的怀里大哭起来,用着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弥萨兰词汇解释道。根据他所说的,绑架他的那伙“刁民”应该就是芭乐丝平那帮匪徒。

    “喂,你冷静点,哎呀脏死了……拜托你缓一缓行吗?”维基莉可苦笑着用手指抚摸着矮人的脑袋,希望这样能稍微安慰他一些。

    让娜看到这一幕也有点不知所措,她赶紧解开了绑在那矮人双手的麻绳。

    “你居然认识我父亲?”维基莉可扶起矮人说道。

    “是的公主,俺是库伯科普菲尔,凯德瓦王国的顶级工匠师傅,俺们原来和尼坎洛斯帝国有些交易,尼坎洛斯的皇族很尊重俺们,尤其是亚伯拉罕大公,俺对他佩服的简直是五体投地,恕我直言,在很多方面就连凯德瓦的国王都比不上他!他和俺也是多年的老伙计了。”

    矮人依旧用着奇怪的方言向维基莉可叙述着自己与亚伯拉罕大公的过往。他的话听起来很奇怪,像是把其他语言的词汇强加到了弥萨兰语中。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说‘老子’呀、‘俺’的,难道你就不会用‘我’这个词吗?”德拉诺虽然称不上精通弥萨兰语,但也能听出来其中别扭的地方。

    “啊,那是波克法罗语,俺的母语,少数能在亚伯大陆上幸存下来的语言。这个词和弥萨兰语通用,虽然有点歧义,但能充分表达我内心的热情!劝你别试图让俺改过来,乳臭未干的小鬼!”

    矮人库伯用粗犷的语气朝德拉诺喊道,德拉诺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哪句话让他反应这么激烈。

    “话说回来,公主你为什么会在这船上?是要往哪里去吗?”库伯挠了挠头说道。

    “长话短说吧,我算是被暂时驱逐出境了,因为用了‘白炼之火’复活了这家伙,现在看不出来,但他的诅咒正一点一点加深,我们需要去亚伯大陆找到解开这诅咒的方法。”维基莉可简短地向矮人说明了事情的由来。

    “嗯,还真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冒险故事啊,看来俺也是歪打正着上了你的船了,除了这把斧头,俺身上的所有东西都被那伙贼拿走了,正愁没办法回到亚伯、回到我的祖国凯德瓦呢。”

    矮人说着指了指被让娜丢到一边的手斧。

    “总而言之,既然你是兄弟的女儿,俺也会尽力帮你一些,虽然没听说过什么白火黑火的,但看来俺们的目标差不多。俺会在路上奉献一己之力的,但别指望太多,等俺回到凯德瓦,咱们就不再有任何瓜葛!”

    矮人说着站直了身子,向维基莉可伸出了一只粗糙的大手。

    “一言为定!”维基莉可嘴角微微上扬,一把握住了库伯的手掌。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真是能吃啊,一次就偷吃了我们三分之一的剩菜!”让娜向库伯斥责道。

    “你要理解,小姑娘,矮人可不是靠呼吸空气就能长出一身肌肉的。”矮人坏笑着卷起了衣袖,露出了砖块儿般有棱有角的二头肌。

    “那可太好了,我们正愁缺人干活儿呢。”德拉诺说着向库伯抛出一根缠着细线的木棍。

    “顶级工匠哈?那就劳驾你做几根鱼竿吧!”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