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豪迈壮语,人心难忍

小说:御剑人间 作者:一语破春风
    天云阴沉,巍峨的城墙延绵,斑驳烧痕,刀枪劈砍的痕迹,有些地方还有血迹干涸留下的暗红,城墙巡逻的士卒目光警惕的望着城外交织的道路,人群聚集、离散。(追书就上看看小说网 KKXSW。CN)

    官道、乡村泥路,人声嘶喊,车辕混乱,夏日闷热的空气,灰尘弥漫,拥挤的人潮之中,壮汉推着独轮,全家口粮都在上面,妻女拉着他衣角神色惊慌的跟在后面,一侧,家境殷实的人家赶着牛车拖着粮食,呵斥着家人走快些,拄着拐杖的老人摔了一跤,艰难的坐在路边,彷徨看着人群离开

    阴沉的天空下,伏麟州各地道路,住在城外的百姓开始陆续离开,朝其他各州投奔亲戚,躲避战事。

    战争的气息渐渐弥漫了起来。

    “开城门!”

    万通郡城门大开,一支马队奔涌而出,为首的青年抽响鞭子,暴喝:“驾!”

    西南的官道上,紧闭城门的原因,少有百姓能从城中出来,显得宽敞许多,这支马队奔涌出来,一路畅通向南狂奔,偶尔遇上堵塞的道路,有骑士促马上前,挥舞鞭子。

    “让开道!”

    喝声里,一旁背着篓筐的老汉被挥开的鞭子误伤到,摔去地上,老人的儿子哭喊:“爹!”

    抓过地上的石头,冲上去就要拼命。

    “打死我啊,打我爹做什么?!你们这帮吃撑的,谁管你们做坐江山啊,眼看到庄稼都长出来了你们挨瘟的鬼哟!!”

    骑士一偏马头,伸手就去拔刀。

    “住手!”

    陈靖坐在马背上,大声喝止那名麾下,带侍卫上来,挥开手一推,隔空将那哭喊的青年推出两丈,没有伤对方。

    随即,在马背上拱起手,朝四周仓惶的百姓朗声喊道:

    “靖也是陈人,此地也是我的故土,可如今被隋人所占,回来就是希望你我陈人,能光复故国,还请诸位乡亲父老再忍耐一些时日,击退隋军,靖定当让诸位过上安稳日子!”

    话语徐徐传开,可前方道路上,乌泱泱的人群只是看他一眼,没人开口搭理,陈靖紧抿嘴唇,放下手来,偏头对左右轻声道:

    “走吧,不要伤他们。”

    马队缓缓挤过人群离开去往前面,走向远方才重新提起速度,往南的地界,接近河谷郡,在得到伏麟州三座城支撑下,陈辅决定向内里延伸,布置出纵深的战略,以此来对抗即将而来的隋军。

    眼下,由原来陈朝旧将带领的一支军队已开拔那方,陈辅此时也正在军队里,担任祭酒。

    哒哒哒哒

    远来的马队穿过道路、林野,更南的天空阴云低沉,隐隐闪烁电光,沉闷的雷声走过天际。

    巡视的士卒听到铁蹄蔓延,偏去视线,过来的马队慢慢缓下了速度。

    “下马!”

    陈靖抬手招呼一声,翻身下了马背,附近巡逻的士兵认得领头的青年是谁,连忙上前牵过缰绳。

    那边跟随而来的百余名骑士纷纷下来,跟着陈靖一起走过这方的树林,拐过踩出的泥路拐角,视野变得开阔。

    一条小河由北向南,栅栏处理的军营紧靠河岸,旌旗林立,兵马进出,呈出一片森严肃杀。

    粮秣进出的后寨辕门,守卫的士卒见到牵马过来的一群人,兵器下压,将他们拦下来,之前巡逻牵马的士兵上前低声附耳一阵,让开了一条道,等对方过去,才问道:

    “刚才那人是谁?”

    “老哥不知?咱们陈朝的陛下啊。”

    “哦不穿龙袍还真认不出来,我是曹将军麾下的,曹将军起兵,就一起跟过来了,没见过陛下。”

    “哪位曹将军?曹守仁?”

    陈靖走进军营,问了祭酒陈辅在位置,身后跟随的骑兵去修整,便径直走去最中央的大帐,守卫帐口的近卫是见过这位青年天子的,手中长兵一收,顿时收腹挺胸,昂起头颅。

    “见过陛下!”

    “祭酒和曹将军在里面?”

    “在!”

    陈靖点了点头,撩开帐帘大步走了进去,里面,长案简陋堆放着一些军情公文,灯火摇曳,照亮的帐内一侧,挂有一副地图。

    须发花白的老人正与一个中年将领指着地图,手指圈圈画画,低声交谈着接下来的战事。

    听到脚步声,两人回过头,老人哈哈笑了一声,抚须迎上来,伸手托住想要施礼的陈靖。

    “陛下怎的突然来了这里?”

    另一边,浓眉大胡的将领压着腰间剑柄大步上前,来到老人后面一点站定,双手一拱,垂下脸:“臣曹守仁,拜见陛下!”

    “曹将军不用多礼。”

    陈靖扶起这位当年护送他与母亲到天治的护卫头领,陈朝灭亡后,他也成了俘虏,一直潜伏军中,自己与师父回来联络,想也未想便起兵响应,方才顺利拿下了万通郡,有了立足之本。

    “师父,我过来,是忽然想到河谷郡靠近陆先生家乡,当年也听闻河谷郡的周学士与他相交甚厚,可算是恩师,攻城,我觉得”

    咳咳!

    陈辅咳嗽一声,慈目陡然变得威严,“陛下,该换一换自称才好。”

    “呃也罢。”

    那边,陈靖不自在的笑了一下,顿了顿语气,重新开口。

    “此次攻城,朕觉得不如派人联络,让他劝说郡守投降,能不动刀兵最好,来时的路上,朕见黎民背井离乡,躲避战乱”

    不等他这番话说完,陈辅抚过颔下花白长须,阖上眼帘像是在思索,片刻,睁开眼睛,脸上露出笑容。

    “上兵伐谋,陛下好计策啊,那周学士,为师也有耳闻,在此郡可谓名声显赫,有他劝说郡守,确实能兵不血刃拿下此城,先帝若能见到陛下这般用心,该是欣慰。”

    眸底看着对面的徒弟、陈朝天子,重复了一句:“妙啊。”

    侧面席位,陪衬的曹守仁也对这计策赞同,都是陈人,没必要刀兵相见,不过他是行伍出身,考虑的周全。

    “陛下、祭酒,若万一那位周学士不肯,该当如何?依臣想,先行派人联络,一面抓紧赶造攻城器械,对方一旦拒绝,便直接展开攻城。”

    案上灯火摇晃,大帐里安静下来,陈靖皱着眉头欲开口,师父陈辅却先说起话,抚过长须摇了摇头。

    “断然不会,周瑱乃我大陈饱读书籍有学之士,谁人心里没有故国之念,曹将军先派人潜进城,试探一番吧。”

    “是!”

    曹守仁拖着一身甲胄起身,朝陈靖拱了拱手,又向一旁的陈辅施礼,大步走出军帐,安排斥候去了。

    军中将领离开,帐里气氛舒缓了许多,陈靖起身坐到老人身旁,给他倒了一碗茶水。

    “师父,你觉得周学士会随我们一道吗?”

    “会”

    放下茶碗的老人,碗底落去桌面,眼睛眯了起来,语气间自有一股威严,回到这边,就是想以余生光复故国,百年后也好对得起皇室历代祖宗。

    放去的碗边,老人的手指不由用上了劲,‘啪嚓’陶碗顿时碎裂开来,口中也接上刚才未说完的后半句。

    “也必须会!”

    轰——

    天雷终于在阴云中炸开,大雨哗啦啦冲刷而下。

    连天的铅青的雨幕,远方的城池浸在了一片水汽之中,街道百姓撑开袖子遮在头顶纷纷跑去街檐躲避。

    城中某处宅院,古松探出院墙,在风雨吹打轻摇慢晃,前院里,仆人端着茶水穿过珠帘交织的廊檐,敲响前方一间房门。

    不久,端着木盘进去,敞开的房门对面,映入眸子的便是三个古朴书架,一本本书册整齐排列,紫檀书桌上,笔架悬着大小不同的毛笔,其中缺少的一支,正在一个青袍老人手里挥写,勾勒两个大大的乾坤二字。

    须发全白的老人坐去大椅上,拿起这幅刚写好的字,吹了吹上面的墨汁。

    桌上茶水热气袅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