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起床气

小说:御剑人间 作者:一语破春风
    房门无风自行阖上,关去照进门缝的晨光。(更新快的免费阅读小说网站,看看小说网 KkxsW。Cn)

    老人着一身杏黄袍,外穿一件无袖黑领边的单衣,鬓发斑白,面容肃穆的一步步走来,在那句“顺道看看,那位陆先生,是否值得陛下亲自请他。”的话语里,朝一张凳子挥了挥袖。

    吱的一声轻响。

    圆凳向后拖了小截,那边三个绿林汉子看到老人坐下来,连忙垂下脸,齐齐低声唤了声:“陈少师。”

    老人姓陈,名辅,乃先皇叔伯,也是如今陛下的师父,是会道法的,武功也是了得,当年普渡慈航时,他人在西南伏魔山潜修,先帝去世后才知消息,然而不管如何辅助,陈朝仍旧轰然倒塌。

    逃离京城天治,便一路寻找幼帝母子,终在栖霞山寻到,带着幼帝与张贵妃往西南安顿,这几年中,将自身所学悉数教导给陈靖,以期雄图大志,光复陈朝江山。

    然而,隋国势大,南方数城也终免不了被徐徐图之的下场,这次过来,一是寻当年旧部,看可否有机可趁,二则,陛下口中时常提及的陆先生,看是不是当真天纵之才,力挽狂澜之辈。

    若只是欺名盗世,老人不介意顺手除之。

    屋里安静了一阵,那边的青年正是当年的少年皇帝陈靖,在西南经历一些事情,与隋朝也小打过几场,气势也有了很大变化。

    望去一旁的老人,腰间那柄宝剑放去桌上一角。

    “师父,陆先生为人,非你想的那般,朕孩童时,就已知晓。”

    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与师父纠缠,说完,话锋一转,看向站着的三个手下,都是他西南活动时,身边的心腹侍卫,武艺高强。

    “都坐下说话。”

    “是!”

    三人看了看一旁阖着眼轻抚斑白须髯的老人,小心翼翼在屋里寻了凳子,或就在床边坐下来。

    面相忠厚的护卫抬手一拱。

    “启禀陛下,我们三个过来,并不熟悉栖霞山地势,加上连天大雪路上耽搁了一阵,昨日才到,并没有见到那位陆先生。”

    老人抚了抚须髯,双眸微睁,露出一抹精光。

    “什么不熟悉地势,迷路便是迷路!”

    这话令得三个护卫面色涨红,大气也不敢出,方桌对面,陈靖劝说老人几句,随后朝那三人笑道:“陆先生向来闲云野鹤,喜欢牵着一头老驴四处观山观水,没见着也是常有的事,记得朕最近一次来,也是在这村里,与母妃等了许久,最终也是一面也没见着。”

    牵着一头老驴?

    听到这个形容,三人脑海里顿时想起昨日深山雪地中那个樵夫的画面,当即就将昨日遇上樵夫的事说了出来,尤其最后消失无踪的一幕。

    “到了林子外面,一眨眼,就那么在我们眼皮底下消失不见,只能听到声音在另一座山里回荡,可他样貌年轻,也非翩翩书生打扮。”

    听着三人描述昨日的事,那樵夫的样貌,这几年里陈靖也在修习法术,记忆颇好,自然记得那位陆先生的样貌、举止谈吐,当下听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你们遇到的,就是那位陆先生,至于忽然跑到另一座山,也不过是法术使然。”

    “不过小术法罢了!”

    老人睁开眼说了一句,陈靖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眼下时辰尚早,几人也不可能在屋里待着,商议一阵,决定先游览一番栖霞山,看看陆家村周围。

    三个护卫自然不敢反对,随意收拾了一遍,护着陈靖还有陈辅走出北村,一夜积雪化去不少,此时山道上暂住的香客、行人、商贩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繁密来往道路。

    陈辅走到路边,抚去下颔须髯,微微点头。

    “布以法阵养一方水土,再以鱼蟹养民,建庙观吸纳香客来往,让此方百姓富足,倒是有些治民的手段。”

    回头望去陈靖,指了指远处有香火升腾的半山腰。

    “靖儿,随为师去那里看看。”

    一片雪白掺杂些许枯黄败絮,几人沿着村人专门开辟出的小石子铺砌的道路,上了山腰,看着周围抢着烧早晨第一炷香的香客云集庙门,闻着弥漫的檀香味,夹杂一股丝丝的阴魂神魄,陈辅才哼出了声。

    “不过尔尔。”

    庙观红墙黑瓦显得庄严,里面神台却是没有认知中的神仙菩萨,反而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女子泥塑,老人修为在身,法力聚集眸底,看得出那泥塑之内,别有东西。

    自然是明白,那位陆先生要做什么。

    老人话语一出口,周围过来上香的香客,这里做‘请香’买卖的生意人纷纷回头看他,皱起了眉头,脸色蕴起怒气。

    “老夫说得乃是事实,一个女子何来功德享这香火!”

    陈辅并不惧,还想继续说下去,就被陈靖拉着离开,往山下走,一路下了石阶,才开口道:

    “师父,信仰何物是附近乡民自愿而为,何必呵斥他们。”

    老人性格本就固执,回头看了眼那边渐渐遮掩去树后的红怜庙,回转身来,一拂宽袖负去背后。

    “那也是骗祭!”

    陈靖不认同,可面前之人乃是他师父,不好忤他意思,只得先将这话头放去一边,几人又在附近转悠闲逛,看看山水田野,不知不觉已快至中午。

    掐着快吃饭的点上,想来要见陆良生该是不难了,几人从外面转回泥道,便是走进了陆家村里。

    晒坝里头,原本打熬身体的八人此时正各回各家吃饭,见到没人阻拦,一路去往记忆中的那座篱笆小院。

    牵牛枯藤缠绕半人高的院墙,小院老树还挂着残留的积雪,院子里一个扎着两髻的小少年正瞅着石桌上一个穿着道袍的八字胡道士拿着笔写写画画。

    听到脚步声抬起小脸,就见几人从院外走到门口。

    明月站在石凳上叉着腰,昂起下巴,声音稚嫩:“你们找谁?”

    那边,陈靖是皇帝,在外面就算师父在前,也是以他为首的,脸上泛起微笑,上前拱起手。

    “在下陈靖,幼时被陆先生救过,恰好路过此地,特来拜访,不知陆先生可在家中?”

    石桌上画符的孙迎仙抬起脸看了看几人,知道是谁,他最烦与官府中人打交道,懒得搭理,捧着符纸、笔墨挪去一边,继续埋头练习。

    “我家先生在睡觉。”

    在睡觉?

    不仅陈靖愣了一下,就连旁边的老人也愣住,他知道这个陆良生是修道中人,可如今快至晌午还在睡,就有些不齿了。

    “哼,你家先生难道还想学诸葛孔明,让刘备三顾茅庐不成?”

    明月多年跟着陆良生,也常听典故,歪了歪脑袋,盯着这个老头,双手抱去胸前。

    “那位小哥是是刘备,那你这老头岂不是黑脸大胡子的张黑炭?”

    道人瞥了一眼,停下笔尖,飘来一句。

    “张飞可不黑,只是没他这般老。”

    哈哈哈——

    顿时将石凳上的明月乐的大笑出声。

    “敢戏弄老夫?!”

    笑声、老人的话语响起院子里,传去水缸正对的窗棂,屋内光线昏暗,床榻上,陆良生闭合的眼皮下,眸子来回动着。

    与那孙猴子探讨一宿,睡得太晚,眼下睡得正香甜,被外面一阵哄笑、怒喝扰得迷迷糊糊,翻了一个身,嫌吵的挥了一下手。

    “别扰我睡觉——”

    房门、窗棂呼地一下打开,吹出一阵风卷的院中,符纸哗啦啦掀上半空,站在的陈辅、陈靖几人袍服都在瞬间抚响,发髻倒飞,迷的睁不开眼睛。

    “哎哎,好大的口气”

    道人大叫着去抓漫天飞起来的符纸。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