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喜欢的生活(第一卷结束)

小说:御剑人间 作者:一语破春风
    “陆家村……”

    油灯摇晃,映照男人的脸庞,浓眉下一对威目在纸张上写有的‘鸦嘴岭’三字上扫过去,随后又落到陈尧客三字,

    “十月…刘二龙一伙山贼洗劫陆家村…当夜就被杀的一干二净……”

    “八月初五,陈尧客在家中被一把小刀开膛破肚,窗户门锁没又被人动过的痕迹……”

    庭院夜色从漆黑渐变青冥,东方的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时,左正阳猛地睁大眼睛,连忙去另一屋翻箱倒柜,找出之前原本封存交给下任捕头的文册。(更新快的免费阅读小说网站,看看小说网 KkxsW。Cn)

    纸页哗哗在他手中翻动。

    某一刻,停了下来。

    视线留在一条内容上,左正阳脸色陡然变化,那上面正是登记四十名闲汉姓名地址,其中九人来自同一个地方——陆家村。

    做为捕头,这点蛛丝马迹原本是不该忽略的,然而一直在意妖法害人这个点上,以至于变得盲目。

    “把人都叫齐!”左正阳捏着那本文册,手都在微微颤抖。

    不久,馆舍里的捕快整着袍服、提着兵器慌慌张张的跑出,在庭院集合小声议论。

    “也不知道快要升迁的捕头发了什么疯,这个时候把大伙都叫起来。”

    “可能发生新案子了……”

    “会不会是陈员外家的那件事有了进展?”

    ……

    议论纷纷的话语渐小,堂屋的两扇门吱嘎一声被打开,左正阳穿着捕头役袍,背后插着两柄长兵,腰悬一把细长的刀锋,大步走了出来。

    “人都齐了吗?!”

    “齐了——”众人大吼。

    左正阳捏紧刀鞘,冲众捕快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线索,很快就能找出幕后的那个人。

    陈尧客虽然死状与仆人、山中盗匪不同,可终是有关联的。

    “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将你揪出来……”

    晨阳已经升了起来,他站在那儿,正要招呼众人出门,陡然间,张开的嘴又闭上,目光直直的看着麾下捕快。

    昨日下午,马车内,老人的一番话语涌了出来,幻觉般的徘徊耳边。

    “…一山一土、风声、雨声都要看,都要听……”

    一山一土,听……

    陆?!

    联系到最近的传闻,以及陪同主簿去陆家村,那少年如沐春风的微笑,左正阳握紧的刀柄不知不觉松开,冬日晨光照在身上的暖意,此时渐渐变得冰凉起来。

    “是陆良生……”

    ……县尊、主簿其实早就知道了,唯独我这个捕头却是最后一个知晓。

    阳光里,左正阳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直到有人叫他“捕头,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

    这边,左正阳连说了几声,望去金色的光芒,阖了阖眼,深吸一口气,然后睁开眼,朝手下挥了挥“都…散了吧,没事了。”

    奔波数月,从调查到盘查各方路过的旅客,终于在山贼上面重新转回目光,看到了缉拿要犯的线索,到的现在,这一切都变的无用。

    阳光照在脸上,显得苍白。

    左正阳缓缓转过身,返回了屋里,一众捕快看着他背影愣在原地,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起来。

    “捕头这是干什么?”

    “或许要走了…再过把瘾。”

    “散了散了,回去再睡个回笼觉…真他娘的倒霉,天没亮就被叫起来,就那么傻站着……”

    一众捕快三三两两的离开庭院,不时还回头看一眼那边的堂屋,忍不住嘀咕的埋怨几句。

    然而这日下午,他们接到左捕头即将离开富水县前往河谷郡。

    冬日大雪过去,积雪化开,道路变得泥泞,两柄长刀挂在马侧,左正阳挂着行囊,牵着马匹望去四周热闹的街景,缓缓走出了北门。

    城外的长亭,一辆马车停在那里,亭中还有两人备了酒水等候,正是县令闵常文,和王叔骅,共事两年有余,总是要过来送行的。

    县令托起宽袖,与身旁的老人一起端起酒杯,开口道。

    “正阳为何走的这般急?还有几日就是年关,不妨过了年,开春后再走也不迟。”

    他脸上多有不舍。

    对面,左正阳双手托举酒杯,笑道“早晚也要走的,反正左某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早过去报道,也挺好,年关嘛,哪里过都一样。”

    “嗯,正阳如此兢兢业业,往后说不定还会高升啊。”

    “主簿高抬了。”

    三人说谈了一阵,便是告辞,左正阳翻身上马,朝上了车撵的两人拱了拱手,一抖缰绳,飞驰起来,走出一段,又‘吁’的一声,勒停缰绳,转头望向后方。

    远远的城墙轮廓立在红霞里,以及渐渐远去的马车。

    “……陆良生。”他轻声呢喃这个名字。

    左正阳半眯着眼,片刻,一夹马腹,暴喝“驾!”纵马飞奔起来,消失在这片霞光之中。

    ……

    霞光蔓延,烧红了天际。

    栖霞山下,山里呈出了喧嚣,拄着梨木杖的陆太公坐在石头上晒着夕阳,笑吟吟的看着前方破旧的房屋翻新,一个个裸着膀子的村汉扛着木梁送上房顶,将青瓦翻挪。

    杂乱的庭院间,大锅里的肉汤翻滚。

    也有劳累的人,擦着汗水从陆小纤手里接过熬好的猪骨汤,大口灌进肚里,那是酣畅淋漓的感觉。

    陆老石骑在房顶,满脸红光,兴奋的指挥工匠,某一刻,脚下踩空,摔了下来,身子却在半空停下,缓缓降到地面。

    渐落的红霞里,隐约能见到一个姑娘的影子一闪而逝。

    不久后,夜色笼罩天地,暖黄的灶房,新打的圆桌上多一双碗筷,孙迎仙想去拿,被妇人敲了一筷子,李金花望去门外漆黑的夜色,露出笑容,她已不再惧怕,甚至心里感激。

    时间流逝,新建的房屋留下了风雨的痕迹,冬雪化去,不再寒冷,陆小纤穿着新买的鞋子,追赶田间一只野兔。

    飞窜的兔子冲破一簇草丛,迎上的一张七窍流血,狰狞可怖的脸孔,吓得两腿一蹬,身子僵住,嘭的倒在了地上。

    陆小纤跑来,将两只长耳抓住提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前面那张鬼脸竖起拇指。

    草丛后面,聂红怜收起鬼脸,脸颊笑出梨涡,跟着竖起大拇指摇了摇,身形犹如一阵清风拂过田野。

    她喜欢现在这种生活,喜欢周围的一切。

    回到院落,篱笆墙上爬满了盛开的牵牛花,臭鼻子小道士拿着毛笔画着符箓,脸上全是墨汁。

    陆老石坐在驴棚里还在琢磨着车架,然后被妻子扯过耳朵拉走了。

    蛤蟆道人依旧懒洋洋的,不过多了一个小柜子,装满了新衣裳,偶尔,坐起来,却是在翻看食谱……

    鸟儿轻鸣,收拢羽翅落在水缸边,对面敞开的窗棂,是又长了一岁的少年,翻阅典籍,背咏上面的内容。

    陆良生抬起头,看着朝他微笑的女子,也笑起来,有时也会拿起笔墨,在画卷上,给红怜添上花鸟,添上两颗青松,画上秋千。

    莺飞草长,又是一个春天。

    夜深人静,灯火轻摇,一道风吹来,抚动了书页,红怜迈着莲步靠近,轻轻拨弄一下灯芯,灯光更亮了一些,照出写字的人影投在窗棂。

    未干的墨痕,透着墨香、书香,陆良生看着一幅写好的字,不久,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吹灭了灯火,回到床榻,越来越有书生的样子了。

    屋外的柏树抽出嫩叶、又变得枯黄,春去秋来,日复一日。

    便是三年的童试。

    (第一卷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