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端倪

小说:御剑人间 作者:一语破春风
    富水县,积雪的城墙延伸,鳞次栉比的房屋,一片白雪皑皑。(追书就上看看小说网 KKXSW。CN)

    大雪已经停下,偶尔还有零星的雪花飘落街头,年关将近,忙碌一年的人们终于在这个时节点上,有了空闲的时间,陪着亲人购买年货。

    扰扰攘攘的长街,一处摊位被围的水泄不通,看着满载鲤鱼的箩筐指指点点。

    “…果然,这卖的鲤鱼比寻常的鱼大这么多。”

    “这脑袋都快赶上我两个拳头了。”

    “喂,你们这鱼吃的什么,长这么大,都从哪儿弄来的?”

    “…给我来两条,这鱼肉鲜美,就是刺太多了,昨日买了一尾,今儿又想了。”

    “我也要!”

    ……

    “…你们听说没有,鸦嘴岭发生的事?”

    白气自人口中升腾,飘去长街上方,寒风挤进窗棂,酒肆二楼人声喧哗,文人雅客轻言细语,也有三山五路的旅人、商贾在此歇脚,喝酒取暖,说起一些途中见闻。

    一个裹着裘衣的商贾,放下酒杯,看着对面的友人。

    “三月前,我在铜陵县做买卖,回来的时候,就见那边县衙的差役、捕头都出动了,拉了好几车尸首……我找衙门里相熟的人一打听,才知道足有三十四具,你们猜这些人什么身份?”

    他口中起了一个头,顿时引起附近酒客的兴趣,便是侧耳倾听接下来的话语,也有人忍不住问道。

    “你倒是快说啊,都是什么身份?”

    商人转过头,周围人都朝这边望,颇为满意这种气氛,捏着酒杯,压低嗓音。

    “山贼!”

    这二楼上一些是城中文人墨客,也有部分多地来往的商贾,或绿林侠客,对剪径之贼多是痛恨。

    有人喝彩拍掌:“死几个山贼有什么稀罕的,这种人巴不得多死点才好。”

    一个背刀的绿林汉子伸手烤了烤火炭。

    “还以为什么大事,结果是死了几个山匪,多半,是被那些仗义行侠的江湖侠客所杀。”

    那商贾却是连连摆手,站起来,朝周围人低声道:“诸位可知道那些山贼可是身无片缕,死状更是狰狞恐怖,连一个伤口都没有,那山贼的头领,刘二龙被人抬下车的时候,啧啧…整个人都扭成了麻花,脑袋都转到后背去了,就像活生生将人扭成那样的。”

    嘶——

    二楼全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响。

    有人低声问道:“那山上还有活口吗?”

    “肯定没了啊,如果你杀人,会留活口吗?”那商人摊摊手,想了到什么,又说道:“那和我相熟的衙役说,当时还是咱们这县衙的左捕头发现的,还有奇怪的地方,那伙山贼死之前,还做了笔买卖,下山劫了一个叫陆家村的地方,你们知道是哪儿吗?”

    他这话一说,众人愣了一下,靠另外一边窗户的两名酒客站起来。

    “兄台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我倒是想起,这城里最近多了卖鱼虾的,好像就是从那陆家村贩出来的。”

    这下话匣子打开,不少人跟着附和起来。

    “是有这么一回事,那鱼虾个儿都很大,肉质细嫩可口,老夫还让我那儿媳多买了几条放在水缸里,准备年关的时候,款待贵客。”

    “对对…我还想起一件事,听说县衙的王主簿收了一名学生,好像也还是陆家村的。”

    “如果真是那样…那地方可真是人杰地灵啊。”

    楼外相隔的两条长街。

    一辆马车驶过喧嚣的街道,积雪的路面碾出两道轨迹,不久,听在富水县衙门口,闵常文一身便服,打发了老妻,去往侧面的办公院落,吱嘎一声推开房门。

    寒风挤进来,长案上灯火被吹的摇曳。

    后方的老人放下毛笔,看着进来的县令,笑呵呵的起身:“县尊不待在后堂与妻女相伴,怎的来这方陪我这孤零零的老头子。”

    “闲来无事,也过来看看叔骅公。”

    闵常文进来,抖了抖袍子上的寒气,坐到老人对面,双手伸去炉子暖暖:“对了,先生最近可有出门,听城中一些见闻?”

    老人倒了酒水过来,放到县令面前:“这倒没有,外面又有何新鲜事?”

    “昨日我家吃的那条鲤鱼如何?”

    王叔骅端起酒杯敬过去,点点头:“入口既化,汤汁鲜美。”

    县令笑了笑,抿了一口酒放到桌面。

    “那可是陆家村河里捞出,拿来城里卖的,却是好啊……”他这句带有长叹的声调,随后顿了顿,话锋一转:“叔骅公可记得,那日左捕头从鸦嘴岭回来,说起的事?”

    “自然记得。”

    老人皱眉回想了片刻:“那日左捕头言那三十四个山贼下山劫掠……尸身无外伤,与陈员外家的人死状相符……”

    说到这里王叔骅停下话语,眉头更皱了,之前陈员外家发生鬼祟一事,乔装高人的四十名闲汉、市井无赖都有登记,其中有九人来自陆家村。

    闵常文见老人不再说话,跟着叹了一声,拍拍老人的手背。

    “本县嫉恶如仇,行侠而为之,当可睁只眼闭只眼,他是先生的学生,当走正途,旁门左道,只会毁了他天资。”

    “左捕头可知晓?”老人收回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不知具体之人。”

    “你我也只是猜测。”

    “先生,你也该知我当年为京官时,常与那些奸宦打交道……算了,这些就不提了,但还有一事,陆家村大多猎户、农人,家无存银,那陆良生如何识字?”

    闵常文起身哈了口白气,搓搓手,将老人面前的公文都挪开。

    “先生这几日也繁忙的辛苦,不如去陆家村那边看看山上的雪景,吟诗作赋,舒缓心情,顺便也看看你那学生。”

    老人点点头,跟着笑起来。

    “也好,老夫这几日确实坐的太久了,该走动走动,顺手拿几条鱼回来,给县尊补补身子。”

    “哈哈,叔骅公高见啊,我也馋那鱼。”

    不久,闵常文将自己那架唯一的马车借给老人,又遣了几名差役跟随,拉上准备过完年就离开前往河谷郡的左捕头,翌日一早就出发向西。

    出了城门,进入郊野道路,银装素裹,白茫茫的一片在远山铺砌开来。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