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升米养恩,斗米养仇

小说:御剑人间 作者:一语破春风
    晨光划破云隙,洒满山村,农家小院篱笆菜园里,葵花向阳转动,露珠顺着叶尖滴落,匍匐的蛤蟆张开嘴,打了一个哈欠,凉凉的水滴落入口中,然后吞咽进肚里。(更新快的免费阅读小说网站,看看小说网 KkxsW。Cn)

    花白的母鸡刨着地面,陆小纤抱着一堆干草走进凉棚,不久,灶房传来李金花喝斥,陆老石规规矩矩的坐到门口,编起箩筐。

    不远的房门打开,陆良生走出房门,在桶里打了一盆清水洗漱,外边虽好,可总觉得还是自家里过着舒服,这段时间,经历许多事,见识认知上,要比从前有了许多主见,尤其是红怜女鬼的事,让他明白世道人心的险恶。

    要是再经历一次,还是会选择帮助对方。

    吃过早饭,陆良生回到屋里,将那本《青怀补梦》带着,又拿了笔墨和纸,像往常一样走去篱笆菜圃,把师父给带上,放到肩头,便是出门去往河边。

    有了一些主见后,陆良生暂且找到一些要做的事,村里人困苦,那就多帮衬一些,《南水拾遗》是害人、惩治人的法术,另一本《青怀补梦》则记载了符箓有关的东西,当中有关助人的,就有数十种之多。

    至于自己的修为提升,目前还停留在练气开丹的小境界,主要还是因为蛤蟆道人让他不要继续练下去的关系。

    否则这个时候,应该能到练气了吧?

    从村里穿行而过,村里早起做农活的村人纷纷跟他打招呼,自从富水县回来,陆盼八人,可是把经历厉鬼、蜈蚣精的事讲了出来,引起不小轰动。

    “你们那是不晓得,那蜈蚣立起来,比咱们房子还高!”

    “…那百足,尖的呀,能把人捅个血窟窿。”

    “还有还有,陈员外家闹的厉鬼,那是大有来头,不过要说起来,那女鬼也太惨了,我一个大老爷们儿都差点哭出来……那个陈员外的儿子是真的该死!”

    回来的当晚,八人就在村口烤着火,把见到的世面神气的讲出来,听的一帮村汉村妇一愣一愣的,嘴都合不拢,尤其是知道县衙里的主簿,还送了三本书给陆良生,那就不得了了,这些日子看少年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

    神仙鬼怪听听就好,村里出了一个读书人,说出去都是长脸的事,外人要是不信,村里人昂起下巴,神气道:“不信?有时牵着一头老驴,肩上趴着一只蛤蟆的少年人,就是咱村的陆郎,经常河边、田间转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去请教,准给你回答上来。”

    “既然是读书人,在外面干什么?”

    “不知道,那是读书人的事,不过老见良生往水里丢石头,也不知道干什么。”

    “……”

    村外的河边。

    陆良生蹲在河提上看着缓缓流淌的河面,手指掐出指诀向上一挑,岸上一块石子呯的飞进水面,溅起一朵水花来。

    “修为还是太低了啊……”

    摇了摇头,埋头继续翻看手中的书册,“师父,要是这个法阵让河水有了灵气,会不会让河里的鱼虾螃蟹都成精?”

    “成精?哪里那么容易。”蛤蟆张开口,吞吐晨间清新的空气,像是在修炼吐纳法门,也随口说道:“那书里的法诀都是些小术,能让水质变得更好,鱼虾个头儿大上许多,肉质也好。”

    陆良生停下翻动的手指,将上面一则内容记下来,偏头看去蛤蟆。

    “那灌溉庄稼呢?”

    “自然也是好的。”蛤蟆翻翻白眼,长长的红舌将旁边飞过的蚊虫吞进肚里,舔了舔嘴:“对了,上次为师跟你说,还有一个修炼法诀。”

    “嗯?”

    “应该是颇为稀罕…《乾坤正道》”

    “师父,你懂的还真多。”

    “呵呵,那是。”

    蛤蟆道人翻了翻眼,蟾脸撇去别处……那法诀的原主人,被老夫一口给吞了,什么东西都变成老夫的了,知道的能不多吗。

    “你附耳过来,将那法诀好生记下,往后就照着上面练,也颇为适合你的性子。”

    口诀有些长,与之前蛤蟆所教的很大不同,枯涩难懂,好在陆良生记性不差,一边背咏,一边记在纸上。

    “每日正午修炼…嗯,我记下了。”

    往水里摆下最后一颗石子,时辰也快到中午,拍了拍灰尘,便带着师父往回走,走过的河段,每二十丈,河底便有一处石子堆砌的法阵,是陆良生这段半月来忙活的事,再下去,就要到北村那边。

    下午的时候,还是有必要去一趟。

    回到村口,远远就听到有人吵闹叫骂。

    “陆二赖,你真是死性不改,又开始偷东西了!”

    “…这王八蛋,把自己那份使完了打起我家的主意,这家伙就该打。”

    “上回的帐还没算呢,这家伙手脚又开始不老实……”

    聚拢的村人推搡着那边干瘦的村汉,收拾一通后,见到陆良生回来,有人将事情说出,大抵是陆二赖好吃懒做,将银子花了,又开始偷鸡摸狗。

    抱着脑袋的陆二赖见人都散开,放下手来,瞧着陆良生嬉皮笑脸的凑过去。

    “良生啊,我这老毛病,大手大脚惯了,一个不小心,上次你给我的一两银子都花光了…这都怪我,良生啊,你看…要不再接济一点,反正你还有剩那么多银子…”

    周围人顿时炸毛,再次围上去,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

    “你当银子天上掉下来的?!”

    “凭啥你能再要一份……”

    陆良生分开众人,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朝二赖笑道:“你想再要一份可以,只要今天下午,你把你家那几分田给开垦好,那我再给一部分也无妨。”

    这番话自然是出于好意,若能通过这种方式,能让一个人改正倒也是一件功德,毕竟听说师父修道,也在于修德。

    其他人见正主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好继续唠叨,那边,陆二赖眉开眼笑搓着手,点头:“良生,这是你说的啊,别反悔,我这就回去挖地去。”

    “自然说话算话。”

    陆良生说完这句,挤过人群,回去家里,陆二赖挥手让大伙都走开,兴奋的回跑,挖几分地,就能得一两银子,那可是等于白送他了。

    过了晌午,也顾不得头顶上的烈日,扛着泛着锈迹的锄头,就来到田间,自家那几分田,长满了荒草,一锄头挖下去,连根带土翻起来,非常吃力。

    “娘的…还以为轻松呢。”

    才挥了几锄头,陆二赖就双手乏力,浑身冒汗,一屁股坐到田埂上,盯着东一处,西一处的坑洞。

    一个古怪的念头冒了起来。

    “凭啥陆良生能有几百两银子……有那么多,给我几两又怎样?”

    抹了抹脖子上的汗水,起身扛起锄头准备不干了,忽然,连忙又朝地里挥下去,笑着朝一个方向,点头:“良生啊,你这是去哪儿?”

    “有事出门一趟。”

    陆良生吃过午饭,按之前的计划,去一趟北村,将那条河下游,也布上蕴灵气的小法阵,这样一来,就算水位小,也能让庄稼有个好收成。

    望着离开的背影,陆二赖眼珠子兜转了一下,等到人走远了,连忙拿起锄头就往家里跑,将锄头放到墙边靠着,就朝陆良生家摸过去。

    “…应该是放在家里了。”

    躲藏角落,看到陆老石不在檐下,李金花跑去屋后面荒草间捡鸡蛋去了,陆二赖脸都要笑开花,飞快窜入院门,吓得啄地的花母鸡‘咯咯’的乱跑。

    吱……

    轻手轻脚来到檐下,中间一屋的房门半掩着,床榻上陆小纤正在睡午觉,盯着白皙的脚掌,陆二赖舔了舔嘴唇。

    “要是时间够,说不得还能白得一个媳妇儿。”

    想了想,转身去往隔壁,房门没锁,轻轻一推,轻易走进里面,一股淡淡的书、墨香味钻入鼻中。

    床头木枕旁边,还有一只大蛤蟆趴在那里。

    “一定是招财金蟾……陆良生毛都没长齐的,怎么可能平白得几百两,等会儿一起拿走!”

    目光又在屋里扫过一圈,墨砚、书本、还有墙壁上的画,嘴都笑的裂开:“能值一些钱吧,到了我屋里,那就是我的…”

    陆二赖目光定格在那画卷上的美人,手指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

    “啧啧…真美,美人儿,等会儿你就要到我屋里去了。”

    说完,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想将那几百两银子翻找出来,床头上,硕大的蛤蟆睁开眼睛,盯着勤快的背影,随后又闭上。

    陆二赖打了一个寒颤,停下手,摸了摸脖子。

    “怎么凉飕飕的?”

    墙壁,画上的美人,眸子陡然动了一下,缓缓探出猩红的指甲,向摸脖子的陆二赖后背伸了过去。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看看小说网提供最新免费阅读小说服务,同时为您推荐热门都市小说、言情小说、玄幻小说、科幻小说等优秀作品
作品自动收集于网络,若侵犯权利请联系admin@nilove.net ,我们将三个工作日内删除处理。
版权所有 © KKXS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47020号-13